快捷搜索:  岳母  嫂子  as  秘书  姐姐  韩雪  空姐  破事儿

按遥控器美女就受不了|怎么用逼夹男朋友

真软!封应宗用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,感觉到有些干渴。

  佳玉用手捂着自己的嘴唇坐回了座位上,低着头有些不知所措。

  她拿不准封应宗对她的态度,不会是看她可怜,只是想逗逗她而已吧?那她岂不是很可笑?

  “想吃什么点吧,我请。”封应宗的话打断了佳玉的思路。

  服务生看到封应宗的手势,立刻有眼力见的过来下单。

  “这次的事情你给我帮了不少忙呢,这顿饭是专门为了感谢你,你就放开了点。”封应宗在旁边补充。

  菜品很快就端上了桌:“感觉在我手底下干活怎么样?”

  “很好啊,虽然有点累,但是我感觉很舒服,工作就是工作,您很专业。”佳玉后面也跟着一句:“我没有抱怨的意思。”

  封应宗感觉这个小姑娘直白不做作,很和他的心意,不由得对她的兴趣加深。

  佳玉和他分享了许多,自己生活中有趣的小事,封应宗夜妙语连珠,两人的气氛越来越放松。

  封应宗把人送到了楼下:“去吧,我看着你进了楼宇门就走。”

文学

  佳玉把身上的西装外套还给了封应宗:“好,再见,回去开车小心点。”

  走两步一回头,佳玉实在是不想放弃这次争取封应宗的机会,她就这样回家肯定是不甘心的。

  梦璐比她捷足先登,先博得了封应宗的喜欢。然后又处处提防她,不让她和男人有过多的接触。

  好不容易,男人为了感谢她,请她吃饭又贴心的送她回家,两个人有了私下的独处时间,她就这样回了家,不发生点什么,怎么对的起这个美丽的晚上。

  封应宗看着佳玉小步向前走的样子,摇曳的身姿在这夜里特别迷人。

  于是佳玉在这几步路里,进行了非常激烈的心里斗争后,停下了脚步,转身鼓起勇气说道:“封经理,我有话要和你说。”

  重新走回到封应宗身边,佳玉勇敢的表达了自己的喜欢:“封经理,不,宗哥,我……我喜欢你,我从你第一次进公司就喜欢上你了,只是因为梦璐姐在我之前表了白,所以我才没有对你说。”

  缓了一口气,佳玉继续说道:“所以我能为自己争取一下吗?”

  房门打开,两人直接倒在了客厅的床榻上。封应宗顺势攥着佳玉:“这姿势看着不错?”

  他摸到了佳玉的手机用脸部解锁解开。

  佳玉看着男人打开了微博,配上文字:梦想还是要有的,男神追到手。

  佳玉伸手夺回了手机:“宗哥,那些…”

  “继续仰慕我。”封应宗说道。

  只消轻轻用力,的腰身便离开沙发,整个上半身只有肩膀处着力,“啊,宗哥……”

  “怎么了?”封应宗顺着女人的小腿往上抚摸问道。

  “没,内个……我觉得……姿势不错。”佳玉看着封应宗诱惑的说道。

  “姿势不错,可是你自己说的。”封应宗把她黄裙子的拉链一点点拉开,但是没有脱掉,而是半掉不掉的挂在身上。

  封应宗吻上了女人的唇,顺着唇一路向下撕咬她的脖子。佳玉被迫仰头看着天花板,没有任何想要抗衡或者反抗的意思。

  自从佳玉说了在意二字,却不敢在餐厅再开口。

  畏惧、忐忑,佳玉知道自己抢不过来,但是也想要分的一份封应宗的宠爱。生怕多要一份便会失去已经拥有的,小心呵护却忍不住心中的‘贪念’…往复循环,什么时候才够,永远都看不见头。

  封应宗看她有些走神,松开了她的身体,捏着佳玉的下巴与自己四目相对。

  “不乐意?”

  “没…”佳玉虽然羞涩,“不,我乐意!”

  “这么配合?”封应宗轻轻得拍了拍佳玉的脸颊,手上丝毫不用力,宠爱有加,眼神细腻的几乎把佳玉陷进去。

  佳玉这次没有主动有动作,而是自己张来了小巧的樱桃嘴,把封应宗的手指含进嘴里,诱惑着说道:“宗哥,你帮我~”

  管他明日的风云会有何种变化,反正这一刻,抱着她的男人是彻底属于她的,所以只管缩在他的怀里享受一切。

  封应宗扬起眉毛,轻笑两声,手臂上用了力,把女人的身子抱起来,顺手便扯掉了有些碍事的黄裙子。

  女人只一瞬间觉得身上一冷,封应宗就将身子再一次凑上去。女人附上了一个火热的躯体,感觉身上有些起鸡皮疙瘩。

  “冷了?”封应宗环住佳玉的腰坐起来:“要不去屋里?”

  佳玉撒娇着摇头,手臂却把封应宗搂的更紧。她知道封应宗的身边莺莺燕燕数不胜数,就算是梦璐再专心再付出,也很难拴住封应宗。

  她虽然年纪不大,但是对于爱情,她还是看的很清楚。哪儿来的唯一?不如现在开心就好。

  “想什么呢?”封应宗使劲捏了女人,看样子你心里只怕不止我一个。他一下子让女人感受到了存在。

  “嗯……”佳玉因为有些不适再一次收紧手臂,封应宗咬住女人的耳朵,肆意描摹,想要更快的挑起女人的兴致。

  她的全身都在发烫,被情感的火种难耐着,感受着自己觊觎已久的男人的占有。

  “别这样,轻,轻一点,宗哥,我……”封应宗掰过女人的脸,与动作完全不同,轻轻的吻着。

  上下似乎是两个极端。

  封应宗:“那你想怎么样?”

  封应宗撩的佳玉如同千万只蚂蚁在身上来回游走。

  快感在体内不断累计,却迟迟不见挣脱枷锁的势头:“嗯,嗯……”佳玉带着哭腔,满是得不到宣泄的委屈。

  封应宗吞咽口水,定神看了看佳玉潮红的脸颊,古典美的一张脸上,被红晕晕染的像个桃子一样可爱。封应宗抓着佳玉的手臂重新动了起来。

  足以将女人送上情感的巅峰。

  佳玉还未从先前得顶峰中完全缓过劲来,便被连环的信息提示音给震到。

  封应宗去洗澡,她拿起手机一看,是梦璐给她发了消息。半夜三更的,这女人不睡觉而是给她发消息,肯定没什么好事。

  果然,一打开消息,就是梦璐发过来的警告,说让她不要觊觎别人的男人。佳玉才不会理会这些,只管回了她一句各凭本事。

  封应宗感觉最近办公室里不太和谐,虽然没有明争暗斗的乌烟瘴气,但是总是感觉不太友好。

  梦璐前脚给自己泡了一杯黑咖啡,后脚佳玉就送进来一杯茶。资料什么的,有时候也会准备出两份。

  虽然这样双倍的宠爱他乐在其中,但是又不能明显表现出对谁的偏爱,他有一个观点:不拒绝,不主动。

  这天晚上他入行时认识的一个朋友,邀请他参加一个业内电商的起运晚宴,佳玉和梦璐都想成为站在他身边的那一个。

  为了避免两个人的矛盾,封应宗索性找了个理由,独自一人前往。

  争到最后谁也没有成功,两人灰溜溜的打算,梦璐还没离开了公司大门,就被人拦住了去路。

  “嗨,有事吗?”

  “梦璐,方便一起一起吃个饭吗?”男人提议道。

  她记得这个男人是郝经理部门的一个职员,两个人虽然平时没有什么交集,但是多搞好关系总没错。

  梦璐跟着男人去了餐厅:“梦璐,你不甘心吧。”男人突然问出了这样一句话。

  梦璐也拿不准他在问什么,只能问道:“不,不甘心?什么?”

  “不甘心在公司里老被刘诗压着,不甘心永远在这个职位。”他早就看出来了,梦璐这个姑娘,野心极大。

  “呵呵,有吗?”梦璐拿起手边的水喝了一口掩饰尴尬。

  她的家世的确比不上刘诗,但是两人差不多同时来到公司,她连部门经理的位子都没有混到,被封应宗给空降。

  不甘心吗?就没有一点的不甘心吗?当然有……

  封应宗在晚宴上遇到了不少以前认识的朋友,他开拓了新的领悟的合作,现在可是这个圈子里的新贵。

  “应宗!”

  封应宗转头看见来人,立刻迎过去:“诶呦成民老兄!恭喜恭喜啊!生意兴隆,财源广进!”

  “谢谢,谢谢,借你吉言!”那男人看起来只比封应宗大个几岁。

  两人热情的交流着,这个余成民,看起来不声不响,但是却已经是个身家几个亿的小富豪了。

  这让封应宗第一次产生了独自创业的念头,只是给别人打工永远不可能有给自己干来的尽心。

  他正坐在椅子上思考人生的时候,一抹白色的身影闯进了封应宗的视线。

  他没想到能在这见到洛晴,那可是他初中校园里的女神级别的人物!即使是当时那么皮的男孩子,也不回去恶搞她,因为她漂亮的只想让人去远远看着。

  封应宗第一次偷偷喜欢的女孩子就是她!第一次完成男人的仪式时,心里想的也是她。

  可是那时候,封应宗还是个混迹街头巷尾,不入流的男生。所以他也只是偷偷喜欢,没能鼓起勇气。至今为止,还是他心目中白月光的唯一人选。

  这次终于又一次见到了,他要好好把握。把西装顺好,他就端着香槟,走向了洛晴,清了清嗓子:“洛晴?”

  女人转身,黑色长发扬起好看的弧度,拼接着白色的连衣裙的色差整个人美的就像一个仙女。

  两个忽闪的大眼睛定焦在封应宗脸上和他对视的时候,封应宗的心竟然还像春心萌动的毛头小子一样,不争气的快速跳动。

  “还记得我吗?”封应宗对着洛晴问道,其实他也没抱着女人能记得他的念头,只是找一个交际的由头罢了。

  “不,不好意思,我好像不认识你。”洛晴看着眼前高大的男人,她不记得自己认识这么一号人物。

  站在洛晴身边威严的老头,以为是陌生人和他的宝贝女儿搭讪,立刻就把洛晴挡在身后:“不要在我面前耍你的小伎俩,赶紧走,不要让我说第二遍。”

  封应宗被赶了也没有失了该有的礼仪:“请问你初二是不是在育才中学六班上的学。”

  洛晴想了想,男人似乎说的没有错,这么具体又久远的事情,这个男人能准确的说出来,难道两人真是同学?

  她从老头的身后探出身子来:“爸爸,我想起来了,她好像真的是我同学。”

  这时候余成民似乎听到了骚乱,过来给两人解围:“洛叔,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,来来来,我给你们介绍一下,这个是民生银行董事长洛川,这个是他的女儿洛晴。这个是坤升资本贸易部经理封应宗。”

  有了余成民做调节,洛川才改变了对封应宗的印象,原来这小子就是他最近听人提起过的人,他还以为是什么小虾米来骚扰自己的女儿。

  “对不起啊洛叔,我只是看见老同学太开心,没和您打招呼,真是见怪了。”封应宗也及时做了让步。

  “我最近老听人说起你呢,没想到这么年轻。”洛川也吃惊这个年轻人竟然还和自己的女人是同学。

  他还没发家之前,女儿上的内个小破中学,上了也等于不上。所以他有了钱,立刻就把女儿送到了重点中学里,索性初三也不算晚。

  没想到,那个小破初中,也能出来这么一号人物。

  一开始还剑拔弩张的两人,没想到就这么交流了起来。

  洛川发现这个孩子还真不错,眼界不低,又有野心,所以又把他引荐给他其他朋友。

  封应宗能够被赏识,介绍给更多人认识,还是很开心的。但是他的最初目的,可不是在这里啊!

  他趁着身旁人谈话的时候,装作不经意的往后看了看,然后就看到,洛晴正在吃东西,身边围着一群男人,不知道什么事说的洛晴这么开心,腮帮子一鼓一的眼睛笑得眯到了一起。

  看的封应宗心百爪挠心的,这叫一个恨。

  终于得了空,他连忙找到了洛晴,这次没有了旁人的阻碍,他终于能和女人好好聊几句了。

  “说真的,我不记得初中的时候,有你这个长相的脸呢。”洛晴笑着说道。

  “可能小时候太瘦了,不够引起女神的注意吧。”封应宗一口一个女神,一声一句晴儿,把女人唬的开心的不行。

  洛晴转学之后,大家忙着升学,她也都没有原来那么多追随者了,现在封应宗这样夸她,不由得把她拉回了那段时间的回忆里。

  哪个小姑娘不喜欢被追捧呢?

  “你现在在哪里工作还是读书?”

  洛晴回道:“我在刚刚从国外回来,在我爸的公司里实习。”

  “工作上也如果有什么困难可以找我。”封应宗体贴的说着:“我们交换一下联系方式吧。”

  两个人正在交换电话的时候,洛川就远远的叫了洛晴一声,意思当让是她们要离开了。

  “明天有时间吗?我请你吃饭,你刚从国外回来,肯定想念祖国的美食。我前段时间发现了几家不错的餐厅。”封应宗为自己争取着。

  “好啊,到时候给你打电话。”

  封应宗把洛晴送到和洛川身边,看着她们离开的背影,心里一阵激动。

  女神果然长大了也是女神啊,这气质,这样貌,完完全全就是自己的标准啊。

  只可惜,自己不能当着人家爸爸的面把人带走,只能放她回家。没关系,他要努力,明天把女神拿下。

  但是两人第二天没有吃成饭,因为洛晴从她家里搬了出来,以后打算独居。

  房子自然是现成的,装修也结束了,封应宗陪着女人逛了超市和家具城,采购了一些小物件,让房子住起来舒服些。

  两人回到家里,都不会做饭,只好点了外卖。

  “不好意思啊,说是要去吃饭的,还耽误了你的周末。”洛晴看着帮他拧灯泡的封应宗说道。

  “没关系,我们下次再出去吃饭也行,一点都不耽误。”

  封应宗出了一身汗,借用了她的卫生间去冲澡。

  外卖没有多久就送了过来,封应宗关了水龙头,就听到外边咚的一声。

  “怎么了晴儿?”封应宗一边问一边往外走。

  没有得到回应,他有些担心的快步往外走,然后就看见了被外卖员捂着嘴按倒的在地上的洛晴。

  “你干啥呢!赶紧给老子滚起来!”

  那外卖员没想到屋子里还会有男人,立刻慌了神,想要赶快逃走。

  封应宗立刻一个背踹,把人给踹倒在地上,然后冲过去死死的按住。

  “没事儿吧晴儿?”封应宗担心的看着拍胸口顺气的女人。

  警察很快就来了,把三人都带到了警局做笔录。

  洛晴被吓得不轻,封应宗把人抱在怀里安慰了好一阵儿,才让人平静了不少。

  这外卖员纯粹就是见色起意,但是他明显是选错了对象。

  “要不要回来洛家?”封应宗觉得小姑娘遇见这种事,肯定会想要找父母要安慰的。

  “不,不用。”但是没想到洛晴拒绝了他的好心:“回我自己的公寓吧,还要拜托你,不要把这件事告诉我父母,我不想让他们担心。”

  “好。”封应宗把洛晴抱进怀里摸着头安慰。洛晴感觉这个肩膀,似乎是可以安心依靠的。

  都已经很晚了,他带着洛晴找了一家餐馆随便吃了一点饭,然后就开车带她回了家。

  “等一下,这个似乎不是回我家的路吧。”洛晴看路边的景物不太对,开口问道。

  “不是去你家,是去我家。”封应宗说完就专心的开车,不再看洛晴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