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岳母  嫂子  as  秘书  姐姐  空姐  韩雪  破事儿

快点进去要轻点|别墅群娇交换

弟妹的表情有些慌乱,说道:“哥,不行啊,这个铃声是专门给冬伟设置的,他打电话我要是不接,他会起疑心的。”

我急的上火,急迫道:“苏柔,我们都已经到了这一步,我实在是受不了了,先让我进去,你再接……”

弟妹忽然满脸娇羞,羞涩的说道:“哥,你在里边的时候,我怕我忍不住会叫出来……”

一边说着,弟妹就从兜里往外拿手机,我有些着急上火,感受到那股温热之意离我越来越远,我赶紧挺直腰身,甚至已经感觉到挤进去一小部分了……

“啊……”弟妹似乎已经感觉到了,发出一声尖叫。

“哥,不行啊,会被冬伟发现的。”弟妹一边往出拿手机,一边躲闪着。

弟妹的躲闪,让我根本就没有机会进去。

当弟妹把手机拿出来以后,手机铃声却不响了,弟妹慌乱的看了我一眼,急切道:“哥,坏了,冬伟把电话挂了,他一定是起疑心了!”

很快,弟妹的手机又响起了微信视频的铃声。

文学

这下,弟妹一脸惊慌失措的表情,说道:“哥,这下我必须得接了,要不然冬伟一定会起疑心的!”

弟妹都这样说了,我也不能再强求她了,只好帮助她从我身上跨过去,等我们两个人分开,弟妹做好后第一件事就是接通了视频。

在这个过程里,我也赶紧把裤子穿好,装的跟个没事人一样。

视频一接通,就听到表弟咆哮的声音:“卧槽!你他妈干鸡毛啊?老子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?”

弟妹诺诺的解释道:“我跟哥刚从商场出来,这会在地下车库呢,信号不太好,你看……”

说着,弟妹就把镜头对向了车外,让表弟看清楚这里是地下车库。

表弟倒是没有起疑心,但态度非常不好,怒道:“出去这么久了还不回来?我他妈都快饿死了!吃不吃饭了?”

弟妹无辜的说道:“我们刚把香囊找到……”

表弟直接打断弟妹,怒声道:“找个鸡毛的破香囊,赶紧回来!”

说完,表弟那边便关掉了视频。

我发现弟妹的眼眶中都盈满了泪光,我知道她心里很委屈,表弟从来都没有在乎过她的感受,弟妹一直都只能忍受。

弟妹有些无助的叹气道:“他根本就不在乎香囊有没有找到,他只在乎他自己……”

我也是跟着叹息道:“他就是被我舅舅和舅妈宠坏了……”

弟妹有些抱歉的看了我一眼,带着歉意说道:“哥,对不起,今天又不能给你了,我现在真的没有心情再做了,我们回去吧,好不好?”

我知道女人都很在乎心里的感受,被表弟一阵数落后,弟妹已经毫无兴致,此刻我要是再强求跟她做,那样我此不是跟表弟成了一样的货色?只会让弟妹对我产生厌恶。

于是,我也不好再强求弟妹,只能摸着她的手,宽慰道:“没关系,以后咱们再找机会,找到香囊才是最重要的,那现在我们就回去吧。”

就算心中极度不爽,我也只能压制住内心的浴火,启动了车子出发了。

回到家之后,表弟满脸怒气,骂骂咧咧道:“一个破鸡毛香囊找这么久,我在家里都快饿死了!”

弟妹委曲求全道:“冬伟,你别生气嘛,那个香囊对我真的很重要……”

“重要个毛线啊!”表弟更是大声嚷嚷道:“一个破香囊值几个钱?有老子给你买的金手镯值钱吗?”

弟妹被他这么一吼,顿时委屈的眼泪簌簌落下。

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,便开口说道:“冬伟,苏柔马上就要嫁给你了,你对人家好一点,女孩子需要体贴,你别动不动就发脾气。”

表弟不愿意听我教育,敷衍道:“行了哥,我知道了,不说这事了,我都快饿死了,咱们赶紧去吃饭吧。”

我说道:“好,小区外有一家火锅不错,我带你们去尝尝。”

表弟顿时满脸喜色,嘿嘿道:“哥,你还记得我爱吃火锅啊,等我穿件衣服,咱们马上就去。”

一听说要吃火锅,表弟兴奋的跑回房间穿外套去了。

我看着弟妹一脸落寞的样子,心中十分不是滋味,便安慰她道:“别伤心了,相信冬伟以后会改的。”

弟妹轻抚掉眼角的泪水,看到表弟关着房门,弟妹便凑近我身边,踮起脚尖来在我的唇上吻了几秒钟,然后又赶紧分开。

我有些失神,嘴上一阵清香之气,心想表弟越是对弟妹不好,只会让弟妹更厌恶他,而我与表弟形成了强烈的反差,那样的话弟妹会越来越觉得我好。

不过,今天在车上那么好的机会又没成功,明天一早他们就要回老家去了,这中间很难找到和弟妹单独相处的机会,看来这次真的是没有机会得到弟妹了。

下周日他们办婚礼,看来我必须早几天回去,寻找机会再一亲弟妹的芳泽。

晚上九点多,我们吃完饭回来,表弟和弟妹回了房间,而我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,同时也用手机登录了微信小号,就等着弟妹跟我聊天。

越是晚上,我越是欲火难耐,特别想找机会跟弟妹亲热亲热,哪怕就是抱一抱,亲一亲也好。

但是,弟妹和表弟一直在房间里,微信上也没有跟我说话,我没有任何机会。

十点多,我很失望的回了自己的房间,当我脱光衣服,躺到床上准备自己弄一发的时候,手机上微信的提示音忽然响了一声。

我顿时就激动了,这个微信小号,目前就加了弟妹一个好友,肯定是弟妹跟我说话了!

我赶紧打开微信,一看,果然是弟妹发来的消息,我顿时心潮澎湃不止,看来今晚还是有机会的!

打开微信,看到弟妹给我发来了消息,内容是:“哥,明天我们就要回去了,感觉有些不舍,不过很高兴认识你,也非常感谢你对我的关爱。”

弟妹是比较含蓄的女孩,她说了有些不舍,我觉得绝对是她心中的真是想法,于是我也大着胆子,给她回复道:“不用客气,苏柔,可喜欢你,关爱你是应该的。”

很快,弟妹又回复过来:“哥,说心里话,其实我也很喜欢你,别的不说,你很多方面都比冬伟强太多了,我真的很想给你,可是一直没有机会,对不起……”

看到弟妹这样的话语,我的心情无比的激动,赶紧就抓住机会,给她回复道:“没关系,苏柔,这次没有机会,以后我们还会见面的,我们以后再寻找机会。”

弟妹问道:“哥,你周几回老家参加我们的婚礼?”

我想了想,回复道:“最晚下周五吧,因为冬伟说了让我回家帮忙张罗。”

弟妹回复过来:“哥,那我在老家等你回来,你回来的时候,我一定找机会把自己给你。”

看到弟妹这话,我激动的心脏狂跳不止,赶紧回复道:“那我们一言为定!”

“嗯!”接着,弟妹又回复了一个害羞的表情。

我感觉两个人越聊越暧昧,甚至都让我有了一种初恋般的感觉,情不自禁的,我给弟妹回复道:“苏柔,我已经爱上你了,真的舍不得让你走,我现在满脑子都是你,睡觉的时候做梦也是你……”

弟妹似乎有些惊讶,问我道:“哥,你说的是真的吗?”

我急忙回复道:“当然是真的!有一句假话我就是小狗!”

弟妹很快就回复道:“哥,我被你说的好感动,我恐怕也爱上你了……”

我知道弟妹这话绝对是发自内心的,因为两个人的气氛已经到了这一步,弟妹真的被我的话感动到了,女孩子最受不了的就是感动。

我觉得时机成熟,赶紧就给她回复道:“苏柔,我爱你!”

弟妹很快就回复过来:“哥,我也爱你!”

看着弟妹发过来的这几个字,我捧着手机心情非常激动,这种感觉我已经好久都没有过了,真的好像是上中学的时候初恋的那种感觉,非常幸福,非常美好。

弟妹忽然有给我发来一句话:“哥,冬伟正在玩游戏,他的烟快抽完了,他喜欢抽15元一包的红塔山,你现在赶紧去楼下买一包回来。”

“啊?”我有些诧异,问道:“你让我去给这个臭小子买烟?”

弟妹解释道:“你现在提前买回来,待会他肯定会让我去帮他买烟,我待会就假装出去买烟,然后就可以悄悄的去你房间了。”

我一听这话,顿时兴奋的不行,弟妹让我先去买一盒红塔山,待会表弟让她出去买烟的时候,她就可以跑到我房间里来和我亲热,最后拿着我买的红塔山给表弟,这样表弟还以为是弟妹下去买的呢。

弟妹的这个办法真是绝了!这中间就可以争取到来我房间里的时间。

要不说我爱上弟妹了呢,弟妹这个女孩不止长的清纯漂亮,而且头脑这么灵活,居然还能想到这样的办法,这么冰雪聪明的女孩,怎能叫我不爱?

我赶紧穿上衣服,给表妹回复道:“好嘞!我马上就下去买!”

然后,我以最快的速度跑下去,买了一盒红塔山之后,又以最快的速度跑回了房间。

打开微信一看,赶紧告诉弟妹:“我把烟买回来了。”

弟妹给我回复道:“再等一会,他马上就把最后一根抽完了,他玩游戏的时候最喜欢抽烟了。”

我在房间里,心情激动不已,感觉时间过的真慢,心中慢慢等待着,等待着。

大概过了五分钟,我便听到表弟使唤弟妹的声音:“媳妇,我的烟没有了,你快去给我买一包回来,还是老牌子!”

弟妹说道:“行!我这就去给你买!”

听到弟妹这话,我赶紧把自己房门打开了一条小缝,看到弟妹穿戴整齐的从房间里出来,然后把表弟关在了房间里。

这下,我大着胆子把自己的房门打开,弟妹看到我以后,对着我调皮的吐了吐舌头,然后走到大门口,把大门打开,又用力的撞上,假装她已经开门出去了。

然后,弟妹就轻手轻脚的朝我走过来。

我双手把弟妹拥入怀中,还没有进门便迫不及待的亲吻着她的双唇。

我们两个人,疯狂的亲吻着走进我房间,我用脚把房门踹上。

这下,房间里便是属于我们的二人世界了,我把她抱到了我的床上,然后趴在她的身上,疯狂的亲吻着,抚摸着,感受着她身体的蠕动,还有眯着眼睛发出的娇喘声。

我热血沸腾,口中喃喃道:“苏柔,我好想你……”

弟妹也是情到深处,激烈的跟我亲吻着,同时双手也是在我的身上游走,梦呓般的喃喃道:“哥,我也好想你……”

我撩起了弟妹的裙摆,伸手就要脱她的内内,口干舌燥的说道:“苏柔,我们快点开始吧,我受不了了……”

我把手已经伸到了弟妹的裙摆下,可弟妹却忽然说道:“哥,现在不行啊,我要是跟你做过了,一会被冬伟发现了,那就麻烦了……”

我口干舌燥的说道:“没事的,他怎么会发现呢?”

弟妹调皮的笑着,捏了我脸蛋一下,说道:“哥,你忘了我告诉过你,女人在做过以后,里边是有区别的。”

我急不可耐,疯了一般说道:“可是我已经受不了了!”

弟妹笑着把我从她身上推开,然后坐起来整理了一下头发,笑着说道:“哥,你想想看,要是真的被冬伟发现了异常,我俩的婚姻肯定就完了,你和冬伟家的亲戚关系也完了,要是传到嫂子耳朵里,你和嫂子的婚姻也就完了,这样的后果太严重了,咱们不能因为一时冲动坏了大事啊!”

弟妹的话,让我的头脑恢复了几分清醒,可马上又有些小生气,既然她考虑的问题那么多,干嘛还偷跑到我房间来,诱惑我呢,我现在欲火焚身,她却又说这种话,这不是在玩我吗?

我有些不满的说道:“苏柔,你总说做过以后就不一样了,那你每次用橡胶棒弄完,不怕被冬伟发现?”

弟妹笑了笑说道:“所以,我每次都是等跟冬伟做过之后,才会再用橡胶棒的,要是先用了橡胶棒,肯定会被冬伟发现的。”

我一阵无语,可也没话可说了,弟妹担心的这么多,我也不想强迫她做,只好深呼吸几口,让自己的心情变好,我觉得我对弟妹的感情是真爱,我不想因为这些事影响了我对弟妹的感情。

弟妹看出了我的沮丧,向我靠近倒在我怀里,轻声说道:“哥,虽然我现在还不能给你,不过我可以用别的方法满足你,这两天一直折磨你,我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呢……”

我顿时一惊,赶紧问道:“苏柔,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弟妹羞涩的一笑,脸颊红红的,没有说话,而是蹲在了我面前,伸手把我的短裤给脱掉了。

短裤取掉的一瞬间,它是蹦出来啊!

似乎还吓了弟妹一跳,接着弟妹便羞涩的看了我一眼,从她的眼神中我便能看出来她对于尺寸的满意度,随后她就用娇嫩的小手抓住,温柔摸了两下。

然后,她就张开小嘴……

这一刻,我感觉整个人都飘了起来,这种感觉简直太美妙了!做梦都没有想到,我这个极品尤物弟妹,居然会用嘴帮我……

弄了几下,弟妹抬头看了我一眼,羞涩的问道:“哥,你喜欢我这样吗?”

我激动的说话都结巴了:“喜欢……太喜欢了……特别特别喜欢……”

弟妹羞涩的脸色更红了,接着便又低下了头,动作也加快了几分。

被弟妹这样弄,简直太刺激了,所以我也坚持不住太长时间,没过多久便感觉到有些强烈的冲动,急忙说道:“苏柔,我快要来了……”

弟妹嘴里仍然喊着,发出“嗯嗯”的声音,动作也加快了几分。

下一刻,我只感觉自己冲上了云霄顶端,宣泄了……

弟妹的动作没停,一直等到我全部宣泄干净,她才鼓着嘴巴看着我,指着床头的纸巾比划了一下。

我赶紧把纸巾拿过来,弟妹抽出了好几张纸巾,然后吐出了许多白色物质,最后看了我一眼,说道:“哥,怎么这么多?”

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说道:“可能是好久都没有这么彻底过了,而且刚才的感觉真的太舒服了。”

弟妹又抽了几张纸巾,擦了擦嘴,羞涩的问道:“哥,让你满足了吗?”

我赶紧点头,同时把她拥入了怀中,亲吻着她的小嘴,说道:“非常满足,苏柔,刚才真的太舒服了!”

弟妹轻轻的把我推开,面带歉意的说道:“哥,这次委屈你了,因为时机不成熟,我只能这样满足你了,以后有了机会,我一定把自己都给你。”

我一时间还有些心疼弟妹,明明是她委屈的用嘴满足了我,现在她反而是一脸歉意,好像是她让我受了委屈似的。

刚才我和她经历了激烈的热吻,然后她又用嘴给我弄,我想她应该也激发了内心的欲望吧?此刻应该也很想要吧。

于是,我心疼的问道:“苏柔,你肯定也很想要吧?”

弟妹的脸上露出忧愁之色,叹息道:“没办法,我必须忍着,冬伟一会睡觉前肯定会要我一次,要是他进去发现不对,肯定会起疑心的。”

弟妹这话,让我无比的心疼,我真的觉得弟妹太可怜了,此刻我真的想替她解决需求,让她得到一次满足,不是为了满足自己,真心的是为了满足她。

这个时候,弟妹又抽了几张纸,然后退后了几步,站在房间的空地上,忽然就把手伸到了裙摆下面,接着就把内内退到了膝盖处,然后就蹲了下去。

我看呆了。

只见,弟妹右手拿着纸巾,伸进裙摆下面一阵擦拭,最后拿着一团湿哒哒的纸巾,丢进了垃圾桶里。

我不解的问:“苏柔,你干嘛呢?”

弟妹看着我,羞涩的一笑,解释道:“刚刚出了很多水,我回去之前要擦干净,免得被冬伟发现异常。”

我恍然大悟,原来如此,同时不由得笑出声来。

我一笑,弟妹就忽然害羞了,无比窘迫道:“哥,你笑什么?你别笑了!”

我笑着说道:“我笑是因为你刚才的动作,吓了我一跳,我还以为你要在这里撒尿或者是拉屎……”

弟妹羞涩的撒娇道:“哥,你好坏啊……”

这一刻,我感觉好幸福,我和弟妹之间就像是情侣打情骂俏似的,甚至我产生了一种错觉,仿佛我和弟妹真的变成了一对恩爱的情侣。

短暂的幸福过后,弟妹的脸上又有忧愁闪现,依依不舍的看着我说道:“哥,时间不能太长了,我得回去了。”

我也是十分不舍,抱着弟妹又是深情的亲吻着,最后,还是弟妹主动把我推开,羞涩的说道:“哥,别这样了,人家好不容易擦干净了,一会又该被你弄湿了……”

说起这个,我又是一阵心疼,深情的看着弟妹,说道:“苏柔,真是委屈你了,想要却又不能得到满足。”

弟妹叹息道:“没办法,等冬伟睡着了,我自己再解决吧……”

我摸着她的脸,爱怜的说道:“等我回老家,一定找机会让你得到满足!”

不知不觉中,我俩之间的关系,已经从她为了满足我,变成我为了满足她。

弟妹点了点头,说道:“哥,你买的烟呢?我要回去了,免得冬伟产生疑心。”

我把买好的烟给了她,然后打开房门让弟妹出去,只见弟妹轻手轻脚的走到大门口,打开了大门又重重的关上,假装是刚从外面回来的。

临进房间前,弟妹又羞涩的冲我笑了笑,然后就进了房间。

看到弟妹回了房间,我也把门关上了,心中对刚才的感觉仍然回味无穷,这感觉简直能爽一星期啊!

这个时候,我坏坏的想到,弟妹的嘴里,是不是还残留着我的味道?

我想发条微信问问她,但又不敢冒然发,担心表弟正拿着她的手机,虽说我已经把资料换成了女人,但也要尽量避免被表弟发现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弟妹主动给我发了微信,她说道:“哥,一切正常,冬伟没有发现异常。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